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山野
    车队走了一个时辰,山谷里的茫茫白雾才完全散开,秦司向随行军队借了一匹马,两个白布口袋,一路沿着山中峡谷的边缘行走,车队人多,行走的很慢,秦司骑着马走走停停,时不时下马挖起两颗草、采一些果子、捡几块石头,通通装进马身上的袋子里。

     日上天中,车队在峡谷一处平坦处停下来,开始烧水做饭。

     ”今天中午都吃饱了,等晚上到了晋郡,要是碰上了灾民,恐怕连水都不敢拿出来喝一口。“大太监站在围成一圈的宦官外围,眼神不住地往武千娇的马车那边瞄。中午做饭他故意不让人去请马车里的那位,赶路迟了有借口,要是照顾那位被有心人看了去,自己还推托不了。

     士兵们在车队后方吃干粮,亦没有人考虑中间那辆马车里的人是不是吃饭了。

     秦司骑马赶过来时,太监们饭已经做好了,闻着有肉味,但是一点都闻不出来香。那些太监一个个眼巴巴地盯着锅,唯有大太监见秦司回来了,看了她两眼。

     ”红豆,回来啦?“朝儿跳下马车,看马身上地袋子装的满满的,连忙接过来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收到马车里,在山上摘了一些东西,总会有用的。“

     朝儿点点头,她年纪不大,但是力气不小,两大包东西居然被轻易地放进了车里。

     ”你们吃零食吃饱了?“小桌上的托盘里放了不少果壳,武千娇手里拿着一块糕点,一口接一口,吃得十分优雅香甜。

     ”给你留了点,太监和军士都有顾忌,不会给我们饭的。”

     “等过了这条山涧,就进了晋郡。据说晋郡大旱,饥民无数,到时候这些可能是救你命的。”秦司夺过武千娇嘴里啃了一半的糕点,声音越发的严厉,她一想起前世在新闻上看到的那些饥荒,如果晋郡已经饿死了人,这些不多的食物是她们的支撑,“昨天东西都送了,再没有什么可以换粮食了。”

     车厢里陷入了沉默,武千娇咽下嘴里的糕点,小心地将桌上的果仁和糕点收起来,怯怯地看着秦司。

     “饥荒,人饿急了,连人都吃。”秦司掀开车帘看了外面两堆吃午饭的人,又道,“按规矩他们该送给我们一部分饭食,现在的样子是明显不想管了。前面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我不敢想象。”

     四个人里,武千娇不娇气,但自生下来就没有受过什么苦,甚至在押解到黄岩城的一路上,那些军士们念及将门情谊,对她也是照顾有加;玉簪出自宫中,善于考量人心,可是对民间疾苦也没有经历过,至于朝儿,她更像是一个孩子。也只剩秦司,前世是苦苦支撑着活了二十几年,这一世的混乱记忆里每天都是和各种毒药打交道,甚至还有多年的毒瘾......自荒漠中醒来到现在,正常日子也没过几天。

     “红豆姑娘,我这就把这些吃食整理起来。车里的水足够用了,这些红豆姑娘不必担心。”玉簪起身,收拾干净车厢里的食物,她对武千娇是尊敬,对秦司,则是发自心底的顺从。待收拾好了,玉簪便退了出去,把空间让给秦司和武千娇。

     秦司从口袋里找出来四个李子,用桌上的水洗了洗,递了两个出去。

     “吃点水果吧,省得生病了。”

     “谢谢红豆!”

     手上重量一轻,便听见外面两个人嘻嘻哈哈地笑了两声。只听见朝儿小声道,红豆虽然凶巴巴的,但是真是个好姑娘,跟姐姐一样!对吧,玉簪姐姐?

     武千娇捧着个李子啃,也笑眯眯地看着秦司,招呼她坐下,还殷勤的给她拿了一块桂花糕。

     “姐姐,这些东西都是什么呀?你怎么认识这些?”

     秦司坐着吃东西,武千娇盘腿坐在车厢地板上,一样一样的往外倒腾秦司带回来的两大兜东西。桃子杏子李子她认识,放到了一边,只是一些鸽子蛋大小,长着毛的硬邦邦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剩下的还有不少带着根和泥土的幼苗、小树苗、树枝子和几棵草,还有一颗藤下面挂着一大坨泥土,她刚要拿出来看看,就被秦司拦住了。

     “这个你别动,还有那个也别动,就放在袋子里让它长着。”

     “这是什么?”武千娇拨弄了两下藤上的紫花。

     秦司也盘腿坐下,小心翼翼地把袋子里地泥沙摁了摁,她到这里时间不久,却也发现这个世界能吃地东西不多,南瓜这样的东西长在山上直接放烂了,而那些猎户人家平日里都要省着饭吃,却不知道拿这些替代物充饥。

     她手里捧着一个圆滚滚的黄色大南瓜,小心的放到矮榻下面。

     ”你在女监里这东西可没少吃。“秦司道,“这个叫南瓜,大周还没人吃,长在山上都放烂了。连云山周边的一些猎户见我几乎每天都抱几个下山才采回家吃。”

     “就是那个软软的甜甜的?”武千娇眼睛亮晶晶的,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南瓜的表皮,“这个煮一个能抵一天的饭食,要是能让寻常百姓吃到......”她蓦然一顿,回头看着秦司,“朝廷法度,有人敬献了新食物,就是天大的功劳和祥瑞......这应该算得上是......”

     秦司点了点头,然后又摇摇头,道:“话是没错,但是以我们两个的身份,要真是奉上这样的东西,只怕也会被有些人压下去。那些人怎么可能会让我们两个翻身?到时候这种本来可以救人命的粮食就永世不得出现了。”她又指了指两个布包里的两株青苗,“这两样,叫土豆和红薯,可做菜可当主食,产量不低于南瓜,长在山里,我今天也是偶然发现的。我现在还不知道这两样东西有没有人吃。”秦司看着武千娇,缓缓道,“南瓜不是机会,但这两样才是机会。”

     她看见山上的紫花时也惊讶的不得了,扒开一看,居然真是土豆。土豆这玩意在前世可是从美洲传到中国的,可在这个世界她居然在山野间发现了!只是夏季这些土豆刚刚长的指头大小,她这才小心翼翼的连苗带土豆装到袋子里,想到那一大堆的土豆苗只能带回来这一棵,秦司就觉得肉疼!而红薯,也是明朝从吕宋传过来,偏偏在这个山上都偶遇了,这样的运气简直炸天了!

     武千娇小心翼翼地护着两个布包,放到一边,她虽然不事农桑,但是家里也有几个庄子。每到春秋,她也会和哥哥嫂子们去庄子上住两天,去园子里摘蔬果,下厨做饭。岭南贫瘠,粮食不缺,但是夏天经常有风暴,风暴一来,水患就来了,百姓们流离失所,田地尽毁,饥荒和疟疾也常常闹出不少人命。

     她自幼跟在母亲身边,经常去受灾地地方施米放药。武千娇出身名门,但是绝不娇气,对民间疾苦她也懂得,因此这三样全新的粮食她也十分看重。

     刚摆弄好土豆红薯,武千娇从柜子里拿出一块布,小心翼翼的把剩下的一堆青碧的草药和那些奇怪的棕色小毛球放在布上,睁着一双大眼睛,问道:“这些又是什么?”

     秦司把那一堆草药放好,这些是凭借原主的记忆挖回来的,这些草药不算普通,也不算难求,只是刚刚好需要而已。

     “这个叫猕猴桃,野生的,个头不大,当水果吃。”秦司掰了一个猕猴桃,绿色的汁水流出来,吃起来软糯酸甜,“这样的只有山上才有,前世想吃还要回老家的山上去找,山西一代产猕猴桃,这里的气候和山西相似,所以山上很容易找到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