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同行
    第二日是启程去东华的日子,秦司跟在武千娇后面上了马车,宦官们看见了却没有多问一句,就像是默许了现在的情况。

     秦司先上了马车,玉簪才扶武千娇上了车,她和朝儿坐在车外,两人心照不宣地给秦司和武千娇腾出了位置。

     车厢里不算小,一桌、一柜、一软榻,陈设看起来简单,但是以武千娇的见识,这些东西都是御用的东西,看来婉妃把自己的马车都送出来了。

     秦司按下桌上的一处红宝石装饰,软榻下立刻出现了一个方形的洞。

     “你怎么知道这个?”两个人很没形象的蹲在榻前,武千娇睁大了眼睛,看着秦司伸手进去,掏出两个小木盒、一把短箭矢、两柄精致的燕翅弩,还有一整盒小巧的玩意。

     秦司把一把燕翅弩上好箭矢递给武千娇,道:“这车厢里不止这些,应该还有别的。燕翅弩你会用吧?”

     武千娇熟练地装好燕翅弩,比划了两下,这种小型的弩弓直接带在小臂上,看着小小的,杀伤力和精准度不亚于大型弓弩,虽然不多产,但她自幼在军中,这样的武器用的十分熟练。“百发百中,绝不虚言。”

     “路上说不定会有什么风险,这些东西是燕子楼准备的。”秦司边说边装好燕翅弩,又把盒子里的小玩意分成两份,武千娇只见她的手越过发间、衣领、腰带和靴子,盒中的东西救都在她身上消失不见了。

     “天呐。”武千娇压低了声音,凑到秦司耳边,“这些隐藏暗器的法门你是怎么学会的?我之前只在刺客身上见过,但是他们的本事远没有你的高。天术七门不教这些吧?”

     天术七门,所谓七门,在阴阳、纵横、医术、农道、数学、工学、乐学七门,自然没有哪一门是教人如何隐藏暗器、杀人越货的。秦司笑笑,被所谓“天术七门”收徒时,世人都以为秦家的嫡长女去了天术七门,可是只有秦司自己知道,那个神秘的、打着天术七门的旗号将自己与世隔绝的地方,根本就不是天术七门,那些人的目的就是把秦司关起来,不让她死,也不会让她好好地活着。她在昏迷的那十天挖掘出来的记忆里到处都是恐怖的场景和时时刻刻让人心力交瘁、濒临崩溃的感觉。

     “这不是刺客的本事,这是自保的本事。”秦司放好剩下的东西,将两个小木盒递给武千娇一个,道,“这里的东西是绝脉散,见血封喉,你要谨慎使用。”

     武千娇淡定的点点头,把小盒子塞进袖子里,见秦司额上满是虚汗,连忙扶她坐下。

     “喝点水吧。”她倒了一些桌上茶壶里的水,却见秦司摇摇头,示意她打开柜子。

     柜中除了几件衣服再无其他。

     “推一下柜子最里面的木板,有夹层。吃喝都从夹层里的取。”

     武千娇推开木板,果然看见夹层里的水囊和一份份装好的糕点。“这些......也是燕子楼准备的?这可是婉妃娘娘的马车!”她诧异道,燕子楼是江湖最大的情报组织,实力不小,可是在皇宫开出来的马车上设置暗格、放上武器和吃食,也是一个江湖组织能做到的?

     秦司苦笑一声,临走的时候颜琮带她去后院里看了一辆和这个一模一样的马车,不过那辆马车上没有暗格、机关,只是一辆低调奢华的普通马车,那个才是婉妃娘娘的马车。至于这辆,则是燕子楼换的仿制品。能不动声色的将重重守卫下的马车替换,燕子楼的实力之强,确实不容小觑。

     “我对燕子楼不算了解,我去天术七门的时候江湖上似乎还没有这么个地方。至于这些安排,你不用担心,我答应了燕子楼一些条件,这是他们的馈赠。”秦司接过水喝了一口,她现在感觉不到疼痛,流虚汗是生理反应。

     武千娇在暗格里翻翻找找,居然找出来一包去了核的腌渍梅子,看来安排这辆马车的人十分用心,这些东西只要吃进肚子里,就连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

     “姑娘,前面就到东市了,路上很挤,会很慢。”玉簪的声音自车门外传来。

     “知道了,小心些。”武千娇道。她将窗帘掀开一角,见大街上拥挤的人群自动往两边散开,生怕碰上了车队,惹上麻烦,不少连金发碧眼的异域人甚至神色惶恐地逃窜而去。本来热闹的东市乱成一团。两人的神色都变得紧张起来,趁乱行事,这里绝对是一个好地方,既有大周人又有异族人、交织了商旅、行人和军人,人口十分复杂,而整个东市正处在开市时间,更加拥挤繁华。

     武千娇撰紧了袖中的燕翅弩。

     “公公有何事前来?“玉簪的声音陡然响起,还刻意放大了些。

     ”玉簪,前面星昭公子要见准王妃。“

     ”星昭公子是男子,见我家王妃不太方便吧?“说话的是朝儿,小丫头也特意放大了声音,好让武千娇听见。

     ”这是哪里话,这么多人看着,有什么不方便的?“宦官的声音尖细,带着笑谑,”再说,准王妃可是见过大世面的,还怕这个?“

     ”你!你太......“朝儿气得脸色通红,刚想反驳,却被玉簪握住了手,她见玉簪轻轻地摇了摇头,才咬着嘴唇,低下头去。

     ”公公。“玉簪的声音温和,却丝毫不亲近,”让外男见准王妃有伤礼节,只怕传到宫中也会有人笑话司礼局。司礼局向来得韦公公重视,公公您也要顾及韦公公的颜面不是?“

     太监顿时整肃了神色,韦公公最重视不失规矩,今天要是在自己这帮人的看护下真的让准王妃和星昭公子见面了,再传到韦公公耳中,自己以后可就别想好好过日子了。

     ”那玉簪姑娘觉得应该怎么做?“

     玉簪笑笑,道:“星昭公子身份尊贵,不好推辞。见面失礼,隔着车厢相谈,又有我们在场,定然是不失礼节的。”

     宦官点点头,忙赶回去复命。

     马车里,武千娇一脸怪异地看着秦司,星昭易来了......他来做什么?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星昭易来了啊......”武千娇脸蛋微微泛红,“他是来找你的?”

     “嗯?”

     “你们俩不是.....有婚约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