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出手相助
    连云山脉里面有两条路通往东边,一条是绕山修建的连云栈道,一条是两山山涧。车队到达山涧和栈道的岔路口时,天色已经昏黑,山路夹在两座高峰之间,周边更加阴沉。

     武千娇叫停了车队。

     “准王妃要停下,可有什么吩咐?”一个宦官匆匆忙忙赶过来。

     “公公。”车里传出来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天色已晚,山上的栈道,走起来恐怕有危险......”

     宦官神色变了变,随即笑道:“准王妃不必担心,奴婢们走的路是山涧,道途平坦,打上火把,就不会有危险,况且......“宦官话还没说完,就见车门被人一推,一个人影趴出来,对着地上大吐起来。宦官躲闪不及,鞋上喷上了不少呕吐物。

     “姑娘.....”玉簪轻轻地唤了一声,伸手给武千娇拍背,又递了水,也不顾宦官在场,武千娇吐完她就将人扶到车里去了。

     宦官不敢插嘴,只能站在一旁等着,前面来人催了两次,玉簪没出来,年纪尚小的朝儿只知道握着手绢哭。宦官急也没办法,只等回话让前面等着。

     玉簪总算出来了,眼睛红的像个烂桃子。

     “准王妃她,没事吧?”

     玉簪擦了擦眼泪,哽咽道:“请公公体谅,姑娘刚从那地方出来,前几个月受了多少苦公公也是知晓的。可怜姑娘自幼便是千金小姐,娇养着长大,哪里受的住这样的罪?”说话间,车里又传来几声干呕声。

     玉簪担心的看了一眼,又道:“公公,这一路上姑娘怕添麻烦,强忍着不适,眼下这个光景了,若是再连夜赶路,就算到了东华,恐怕姑娘也......”下面的话她没说,只是哭得伤心。

     宦官为难了,上面的命令是明天日出之前必须出穿云涧,可眼下看北川王准王妃的身体,要真是赶了一夜的路,恐怕明天早上就出气多进气少了......虽说是罪臣之女,但到底是圣上钦点的北川王妃,就算北川王府不景气,宫里还有一个位列四妃的婉妃娘娘。

     ”求公公了,公公一路辛苦,到了东华,娘娘定有酬谢。“玉簪深深一礼,这个时候不提娘娘,只怕这帮胆大包天的人真敢强行夜过穿云山涧。到时候想动手的人趁着黑灯瞎火大肆屠杀,她们这些人哪有命活。

     红豆姑娘设计,最坏的打算就是拖到明天拂晓时再进山,那个时候只要自己这四个人够清醒,保命不是问题。

     ”我这就去说。“宦官连忙往车队前面赶去,玉簪说的没错,准王妃的命保住了,他们能得到奖赏,也能保命。若是保不住,华家不会出手保他们的命。

     马车里,武千娇搽干净嘴角的秽物,握着手绢的手指发白。

     ”玉簪提到了宛妃娘娘,但愿能奏效。“秦司咬牙坐着,虽然江城给的药让她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和痒麻,但是每到晚上,鸦片的瘾就上来了——那不是药能压得住的,只能靠毅力撑。好在自己是穿越来的,不然就凭记忆里这具身体染了多年的毒品,这个时候早就疯了。

     武千娇压下心里的恐慌,她是不懂这些,可作为将门之后,黑夜、深山、山涧行路,一旦有人要动手,就意味着自己绝无生还的可能。除非她们四个人中间有武林高手——这还是在对方都是寻常士兵的情况下。

     ”我小时候,岭南的山匪,区区三十余人,凭借像穿云涧这样的地势......活生生杀光了一个两百人的常备军。“武千娇睫毛发颤,”两百人的军队,有全尸的,还不到十个。“

     ”我知道。“秦司声音微弱,额上冷汗直流,”撑到明天黎明,还有五个时辰。“

     武千娇怔怔地看着秦司,大眼睛里的惶恐渐渐的归于平静。

     ”我知道了,就算是去了半条命,我也要撑到明天天亮。“她对玉簪道,”玉簪,你进来,我有事要问。“

     既然是强撑,就要懂得怎么收买外面那些掌权的太监们。

     ”姑娘。“玉簪的眼睛还是红的,之前悲戚的神色却没了。

     ”外面那些公公你都认识吗?“

     玉簪微微一笑,道:”奴婢是娘娘身边掌管礼宾的宫女,宫中各处有什么人,奴婢清楚。“

     武千娇微微一笑,爬到软榻上开始翻箱倒柜,玉簪在一旁惊讶地看着。

     不过一会,车上的木桌上就放了一堆东西,有北川王府的令信,有玉簪朝儿带过来的银钱首饰,还有一部分是燕子楼放在马车里的东西。

     ”姑娘这是......“

     秦司淡淡道:”行贿。“

     能被婉妃委以重任,玉簪是个聪明人。在宫里浸淫多年,深知送什么礼最得人心。

     她挑挑拣拣几样,也有些惊讶这些东西里有不少东西恰好很合其中几人得心意,不知是运气还是这个来历神秘得红豆姑娘早就成竹在胸,她看向秦司得目光又多了三分敬畏。

     ”玉簪姑娘。“外面传来宦官的声音。

     玉簪把东西收进袖子,开车门出去,一脸悲切道:”公公。“

     ”通报过了,因为过了山就是晋郡,晋郡今夏大旱,有流民作乱,怕有危险。所以休息两个时辰,不得再慢了。”宦官的神情带着为难,“委屈准王妃了。逾期不至,恐圣上怪罪。”

     武千娇往秦司看去,‘圣上怪罪’,她的父母族人......

     秦司牵起武千娇的手,默默地摇摇头。

     谋反是诛九族的大罪,如此轻判,难保皇帝不知道内情,宦官的这句威胁不一定有用。

     玉簪等了一会,见里面没动静,又道:“姑娘这会难受着,怠慢了。”她从袖中取出一样东西,递到宦官手里,“这是娘娘并姑娘的一点心意,公公收下吧。”

     宦官低头一看,是一块上好的羊脂玉石,他在宫里的司礼监任职,管事就喜欢玉石,正好缺一块好玉打通关系。

     “这大礼,我可不敢收。”他作势推脱,却被玉簪一反手按了回去。

     “公公莫要推迟,一路上多亏诸位照顾,姑娘吩咐了,每个公公都有谢礼的。”玉簪又塞了一锭银子,“烦请公公引荐如何?”

     宦官笑眯了眼睛,尖着嗓子笑道:“懂事!”

     “朝儿,仔细照顾姑娘,我去去就来。”

     “是,玉簪姐姐。”朝儿红着眼睛进了马车。

     玉簪转了一圈回来后,武千娇又吐了一遭,恰逢朝儿求星昭易过来给病弱的准王妃把脉,结果自然是身体虚弱、需要养病,今夜万万不可赶路,应该好好休息。

     宦官表示准王妃身份高贵,不能有什么意外,还是好好休息为好,看伸出来把脉的手都只剩皮包骨了,定然遭了不少罪。来回商议,就将启程的时间定到了明日上午日出之后。

     车厢里的四个人都松了口气,秦司手里还拿着一张纸条,那是星昭易给自己把脉时放在自己的手心里的。

     他帮忙的条件,就只有四个字“按时用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