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贩卖消息
    秦司把洗好的碗一个一个摞好见颜琮没了下文,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口问。

     “我从偏远地方来的,并不知道武姓的事,颜兄可以讲讲吗?”姑姑说了武家和自己的关系,秦司还是忍不住问了。如果能弄明白武家一事的始末,没准能找到一些秦氏谋权篡位一案的线索——秦家人绝对没有做谋权篡位的事,这背后的蹊跷挖起来很难,而武家几乎是以同样的罪名被投入了大理寺监牢,勾结外敌,意图自立岭南为王——这是谋反!

     颜琮把手里的苹果丢进老驴的食槽里。

     “武家是岭南守将,一直镇守岭南三十四路水道防范印坦国。武家麾下是大周装备最精良、作战经验最丰富的水军,共计三十万人。今年三月,岭南道御史张广道上书朝廷,称武家和印坦国三皇子兰塔诺私交甚密,一直都有书信往来,岭南还传言武家小女儿是兰塔诺皇子自幼时定下的娃娃亲。同时恰好水军又改变了一向的训练规划,突然加紧了训练、增加了许多军需储备。于是张广道御史就说,武氏要反,要在岭南自立为王。”

     秦司怔住,难以相信就凭御史的一封上书武千娇就沦落到这般状况。

     “就因为这个御史的一面之词?这皇帝当得也太......”秦司连忙停住,前世谁都能讨论几句国事,评价两句国家领导人,惊觉这是在一个皇权社会,乱说话后果很严重。

     颜琮就像没听见秦司后面那句没说完的大逆不道的话,接着道:“这样的事宁可信其有,武家十七口被押解到东华大理寺,皇帝派出乌云卫到岭南彻查武氏谋反一事,十分顺利的,乌云卫拿到了不少东西。”颜琮的眼神飘飘忽忽,像是在看秦司,又像是在看远山和天际,“武家和兰塔诺往来的书信、水军库房里崭新的盔甲和超出编制的新造军备。”

     “真要谋反谁会留着书信?”秦司冷笑一声,这样明显的陷害浸淫计谋的皇帝难道会看不出来?

     “话是如此。”颜琮道,“可是皇帝对武家的情感很复杂,他不相信这样安排鄙陋的证据,但武氏有谋反的动机......或者说,我们的这位皇帝陛下对武氏有发自心底的不信任。”颜琮看着秦司,黑色的眸子深邃,虽然流露出的是一种温和,但是却让人无法看明白这样的一双眼睛里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秦司咬了咬唇,她大概猜到了所谓皇帝以为的“动机”和皇帝的“不信任”来源于哪里,因为武家和秦家的关系。秦家出事时,武家正忙着和印坦国的水军打仗,所以秦家一案和他们没有关系。但是皇帝当然可以怀疑以秦武两家的关系,秦家株连九族后武家是会痛恨朝廷的。

     “那你为什么说武氏冤枉?“

     ”因为武家和兰塔诺秘密勾结的书信可能是江湖鬼手朱笔写的。也因为兰塔诺自年初就入寺苦修,原则上他没有机会和武家联系。“

     秦司倒吸一口冷气,她不急不缓地喝了一口水,压住心里的愕然,问道:”这两件事,皇帝不知道?“

     颜琮摇摇头,神色看起来有些苦恼。

     ”汤姑娘肯定明白,作为一个江湖组织,想在朝廷法度下发展起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这件事是一个大人物花重金让燕子楼查的,按理说牵扯到武家十七人、岭南水军近三千可能与之有关的将士的性命,我应该把这个消息上报给朝廷,可是......“颜琮的神情有些纠结。

     秦司掐住手指,冷冰冰地看着颜琮,问道:”这个消息你拖多久了?“

     ”二十七天。今天是第二十八天。“

     她差点没忍住要往颜琮那张脸上泼水的冲动。

     ”你把一家忠良和数千人的性命拖在手上拖了二十八天?“秦司声音有些发抖,她想到武千娇那张惨白的小脸,想道那夜左武卫的武官差点祸害了她,又想到还有两千多人生死未卜,就觉得眼前这张分明让人举得十分舒服的脸让她有些厌恶。

     ”燕子楼的生意是为了钱,为了钱连国家大义都不顾了?颜琮,那是人命,不是钱、不是生意!“秦司的嗓子近乎嘶哑,她觉得失望、愤怒,杀心骤然又起了。

     ”汤姑娘。“手腕突然一阵疼,秦司闷哼一声,这才回过神,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撰住了颜琮的衣领,自己斜倾着上半身,颜琮的脸近在咫尺——自己刚才在逼视颜琮?

     秦司连忙松开手,这两天脾气总有些暴躁,刚才突发的杀意让她做出了始料未及的事。若非颜琮掐住自己的手腕,这会自己应该......秦司看着桌上不知何时被自己打碎的碗,若不是及时清醒过来,桌上的瓷片这会应该插在颜琮的脖子上了。

     ”对不住。“秦司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