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女将的选择
    十三人小声恭敬地、以她们所处的身份、在数千日的寂静与沉默之后,她们终于可以向牢狱尽头的女人表达自己内心萌生的希望。苦守七年,纵使活得生不如死,只因为这个她们一直追随信任的女人。她是秦家嫡女、女将秦繁锦,大周贵妃锦荣妃——她是她们所有人甘愿用姓名守护的人。

     秦繁锦微微一笑,苍白的脸上带着大度从容的气质,不见狼狈和困苦。

     “我想过很多方法,怎么告诉她一切、怎么在那些人的监控下不伤及她的安全。”秦繁锦的声音带着些沙哑,话语间却毋庸置疑,她慢慢地起身,跪下,双手伏地,对着其他人地牢房,开始磕头。

     一下又一一下,额头砸在石板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一下一下,每一下都慎重。

     ”阿锦!“月娘最先反应过来秦繁锦在做什么,牢房昏暗,她们只能看见秦繁锦俯身在地,能听见声音而已,只是月娘离的近,隐隐看见秦繁锦在向她们磕头,每一下都无比慎重。

     月娘觉得眼睛发酸,她没有阻止,这就是阿锦,明明是天之骄女,比她们这些人不知尊贵多少,却是总将每一个人看得同自己一样的重要。她总是能给她们尊重。

     秦繁锦磕了13个头,缓缓地深呼吸削减了晕眩,才道:“七年来,到这里的人一共三十七人,现在就只剩下我们十四人了。我秦家一事牵扯了你们进来,本来就已经欠了你们良多......“

     ”娘娘!娘娘千万别这么说......“黑暗里有人已经哭了起来,”若没有娘娘,我们的父兄亲族不知要死多少人。我的命是娘娘的......“

     她的话说完,断断续续地铁链摩擦声响起,女囚们恭敬地跪在地上,这不仅仅是忠义,也是报恩,是守护。

     ”阿锦,我们要怎么做?“月娘打断秦繁锦的自责。

     ”七年来,宫中从不放松监视和折磨。“秦繁锦闭上眼睛,无数撕心裂肺的、绝望的哀嚎和哭泣响在耳畔,是那些人的手段,即使关押在这里,他们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也就只有自己死了他们才能安心,”我能想到的,只有死。“

     镣铐撞击的声音叮叮当当地响起,女囚们颤抖着爬起来,不是因为怕,而是因为长时间的折磨已经让她们连行动都困难。没有人发出指令,她们就像是排练过无数次一样,在昏暗地牢房里行走,将囚服撕掉布条,在墙壁上挖出焦黑的木筷。木筷和白布条经过一个又有一个牢房的传递,最终到了最后一间牢房,递到秦繁锦的手里。

     秦繁锦看着放在身前的这些东西,良久过后她才拿起用筷子,用烧焦的一端,在囚衣上开始写字。

     ”娘娘,我准备好了。“昏暗里,小小的声音道,”秋千是您的小婢女,本就愚钝,不识字不会武。咳咳......“她弱弱地咳了两声,”娘娘,秋千活够了,我好想早些看见外面,秋千好想阳光、想风......咳!咳咳咳......“小婢女咳嗽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她早已准备好了死亡,到现在终于可以走了。

     秦繁锦没有说话,她的手腕顿住,木筷上焦黑已尽。

     秦司正在灶台前刷碗,这时候她的心情还不错,至少在这样步步为营的情况下她多少掌控了一些信息。

     ”铛......“

     一声铜铃声突然响起,秦司一愣,她还是第一次听见着声音,声音来自女监......出了什么事?

     ”汤圆啊,汤圆!“汤婆婆的声音从屋里传过来,“把驴牵去......“

     秦司手一软,手里的碗就掉回了锅里,污水溅了她一头一脸。牵驴?难道是......死人了?

     “婆婆,这是怎么回事啊?”秦司压抑着颤抖问道。

     只听见里面的汤婆婆叹了口气,习以为常道:“死人了,把驴车牵上,送出城去。你这次跟着,上次尸体掉了你捡起来了,这次可就不一定了,牢里的死人都怕有疫病,死了就得送到城外去喂狼......”

     秦司的手指抖的厉害,她一把抓住锅沿,很烫,但是这种烫让她多少稳定了些情绪,她只听见死人了......死的是谁?若是秦繁锦怎么办?她还有很多事都不知道,她还是......刚刚和秦繁锦相见!

     见秦司没有回答,汤婆婆又叹气道:“孩子,莫怕,这样的事以后还多,见见就习惯了......那些女人都过得生不如死的,死了倒也干净......”

     剩下的话秦司再没听见,她只是往驴棚走去,去牵驴车,去拉尸体。

     大周东华城,皇城,瑶华宫。

     已是午后,瑶华宫里很宁静,主殿前面的花池里,殷红的花朵怒放,散发着馥郁的芳香。这些花叫玫瑰,来自遥远的西方,妖红如同血液浸染,娇贵仿若处子之肤。在遥远的西边那个临近海洋的国家,只有最尊贵的女人才能享有的尊贵的花朵。

     而在大周,只有瑶华宫有玫瑰。

     “娘娘可起了?”

     “还没呢,张公公有什么要交代的?”宫女欢喜送上一杯茶。

     张公公笑笑:“西边有些事......“他话还没说完,就听欢喜笑吟吟道:”这些日子我们宫里事情多,倒把这个忘了,张公公您大人大量,且等等,我这就去取过来。“

     张公公笑而不语,只是多看了欢喜窈窕的背影一眼。到底是华贵妃的心腹,这眼力见就是少有。

     牢狱里难得光线充足,火把燃起烈火,围绕着一间牢房。湿冷的地面上躺着一具尸体。

     她的身材不算高大,骨瘦如柴,头发脏乱,赤裸的身体冷白,一道黑红的伤口从胸口往下直到下体——她在死后还被人开了膛。

     秦司站在牢房门口,她看着那具被折磨的不像样的尸体,空气中的血腥味钻进鼻腔,令人作呕,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其它牢房里传来几声压抑的咳嗽,这些声音提醒着她这里还有活人,这些货人还是有希望活下去的。

     ”进来,收尸。“狱卒冲秦司招招手。

     女人的身体很轻,秦司用苇席卷起尸体,半拖着往外走去。

     狱卒嫌恶地看了地上的血迹一眼,每次来人验尸地时候都会残暴地划开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