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守株
    冥界,是一个属于风的世界,长风嘶吼着,像一头恐怖的冥兽,隐藏于看不见的冥冥之中。

     多少血泪,被这长风吞没;多少尸骨,在长风中消亡。

     呼——

     一道道风声中,杀气四伏,置身其中,让人心有余悸。

     司碧山,阎家的两座鬼脉山之一。此山,坐落于芥蒂城以西,往来有十几里路之遥。

     在通往司碧山的路上,坐着二人,分别是一个少年郎,和一位中年长者。那少年,面相清秀,脸上带着一丝稚嫩之气,眸子里却显得十分老练。而年长者,一脸清瘦,骨骼棱角分明,身上无形中自带着一股杀气。

     “三少爷,你突破在即,本不该来的。”年长者说道,他的声音并不像他的长相那样有棱角,听起来,反倒很亲切。

     “哦,公孙长老,何出此言?”那少年问道。

     此二人,不是别人,正是阎三君与公孙泽。两人一早来此,就是为了等候封玉河与梁宽。

     本来,阎三君请公孙泽来此截杀二人,他自己根本没必要跟来。不过,后来得九叔指点,又临时决定跟来了。

     此刻,要等的人还没有出现,两人便闲聊了起来。

     “修为突破的时候,往往是人最弱的时候,你在这里,万一遭遇了袭击,可就危险了。”公孙泽好意提醒道。

     对于这一点,阎三君也多少知道些,然而,他此行另有目的,便说道:“多谢公孙长老关心,我会保持警惕的。哦,对了,我有一事想向您请教。”

     “哦,请讲。”公孙泽道。

     “我想打听一下,从哪里可以弄到高等级的功法和魂技?”阎三君直言道。

     闻听此言,公孙泽先是愣了愣,随后反问道:“你是想通过正规渠道,还是非正规渠道呢?”

     阎三君听着新鲜,追问道:“正规渠道怎么讲,非正规渠道又怎么讲?”

     “正规渠道的话,可以到鬼市去交易,不过,市场上出售的那些功法和魂技,大都是些普通货色,很少有精品。至于非正规渠道,那可就太多了,比如黑市,再比如杀人越货,还有就是盗墓。”

     “哦,还有这么多说法,公孙长老能否详细说说?”阎三君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勾了起来,一再追问道。

     “呵呵,既然三少爷有兴趣,我就给你讲一讲吧……”公孙泽笑道。

     原来,所谓的鬼市,就是冥界的自由交易市场,这个在一些稍大些的城池中都有。在鬼市上交易的物品,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上至功法魂技,下至黄纸笔墨,都有出售,但是正如公孙泽所说的那样,鬼市上很少有精品出世。

     当然,事无绝对,也有人在鬼市上发现过好东西,明珠蒙尘,被人捡个漏,这种事情也是有的。

     除了鬼市之外,在冥界还有黑市,同样是交易市场,但里面的物品来路却不怎么正当。不过,从黑市里走的货品,大多都是些稀罕物件,具有很高的价值。

     不管是鬼市还是黑市,都还算的上是公平,至于杀人越货,以及盗墓,那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了,一切全凭实力说话。

     简言之,谁的拳头大,谁就能把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东西。这个就叫做奇货可居,不择手段。

     听完公孙泽长老的介绍,阎三君心中不禁感叹道:“弱肉强食,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的。”

     “三少爷,其实,除了我刚才说的这些渠道之外,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传承。”公孙泽说道。

     “传承?这又怎么讲?”阎三君觉得自己一下子成了个问题宝宝,原来外面的很多事情,自己都闻所未闻。

     “呵呵,所谓传承,就是家族传承。比如你们阎家自己掌握的一些强大的功法与魂技,想必,只有得到家族认可的少数人,才有机会修习吧!这就是传承。”公孙泽解释道。

     阎三君点点头,自然明白其意。不过,这一种方式对他而言,并没有太大用处,因为他还是三年前的天才时,就已经得到了家族认可,并习得了家族中最好的功法与魂技。

     “我们阎家的功法魂技,我早就都烂熟于心了。我是想,另外弄一些来。”阎三君使了个眼色,想要求助于面前的公孙泽。

     公孙泽心领神会,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三少爷的心思,你突破在即,的确需要重新修行一门高等阶的功法。呵呵,你大概还不知道吧,身为药王阁的客卿,是有机会从本阁换取一套功法和魂技的。”

     “哦,还有这等事,请公孙长老指点。”阎三君难得的客气道。

     “恩,三少爷不必客气。就是我不说,金承兑早晚也会告诉你的。其实,身为本阁客卿,就是本阁的一份子了。药王阁的所有资源,你都可以优先获得。当然,前提是你得付出等价的东西来交换。”公孙泽说道。

     “那要用什么东西来交换呢?”阎三君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限定,什么东西都可以,只要经过本阁长老的鉴定,确认你提交的东西的价值不低于你要兑换的东西,便足够了。”公孙泽道。

     “哦,那我若是要换一套将级功法和魂技,要付出什么代价?”

     “这个吗?你倒是把我给问住了,此事,我还真没有权力过问。将级功法与魂技,一直是由执法长老进行鉴定的,三少爷请恕我爱莫能助了。”公孙泽谦逊道。

     “哦,原来如此,多谢公孙长老指点。”阎三君恭敬道。

     两人聊的时间不长,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阵疾驰声,尘烟四起,声势不凡。二人定睛一瞧,发现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封玉河与梁宽。除了他们二人之外,身后还跟着两族的长老。

     “来了。看来他们是早有准备啊!”公孙泽扫了一眼,稍稍皱眉道。

     “哼,还真是小心谨慎啊,出一趟门,就带着所有长老,也不怕被人偷袭了后方的大本营。”阎三君冷声说道,而后严阵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