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过招
    空旷的山野间,一道耀眼的金芒,突然亮起,道道光华,接踵而至,将原本灰暗的世界,照耀的焕然一新。

     隐约间,在阎三君的掌心,浮现出一个符文印记。

     紧接着,以符文为中心,荡起一股道气。自古以来,道气百邪不侵,凡妖邪鬼魅之物,触之即伤。

     何为道气,道者,阴阳也。道气中,既有阴气,也有阳气。阴阳生克,是为道之根本。

     冥界中,阴气缭绕,故而道气长存,只不过,这里阴阳不济,道气也变得有缺,难以显现真正的威力。

     可是,即便如此,这道气之威,依然让人惊诧不已。

     正在攻击的两人,突然被眼前的金光惊退。二人退至安全区内,四目相望,都想从对方的眼中,找出一个答案。

     他们很好奇,这金光究竟是什么力量,为什么从来没有遇见过。

     人,天生就对陌生的东西心存恐惧。

     两人停在原地,都不敢妄动。尤其是封玉河,他上次吃过一次亏,被阎三君放火烧过一次。所以,这次一直有所防备。

     其实,他对阎三君的好奇,比梁宽更甚。他想不明白,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子,到底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先是那张会燃烧的黄纸,接着是古怪的手印,最后还有更古怪的咒语。【ㄨ】到目前为止,阎三君所展示出来的东西,封玉河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就好像,这一切都是凭空冒出来,根本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封兄,你察觉到了吗?刚才那股力量是……”梁宽试问道。

     封玉河摇摇头,道:“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很古怪,我们要小心,不可轻敌,否则,真会着了这小子的道。”

     两人变得更加谨慎起来,不再主动出击,想要以静制动,让阎三君先动。

     与此同时,一直在观战的公孙泽也不禁啧啧称奇,心中暗道:“这是什么功法,感觉非比寻常,不简单,果然不简单啊!”

     另一边,阎三君见他们二人骤然后撤,自己的茅山手印反倒没了用武之地。他本想试试看,自己的道法到底有几斤几两,谁知道他们连碰都不敢碰,直接就退走了。

     “还真是两只谨慎的老狐狸啊!”阎三君无奈苦笑,猛地拔起地上的哭丧棒,脚下运转惊雷步法,义无反顾的向前冲去。

     然而,由于刚才的惊吓,对面两人已经开始提防,不与他颤抖,也不让他靠近。三人都在靠着精湛的步法,在这片空旷之地闪转腾挪,你追我躲。

     于是乎,一场厮杀,变成了追逐游戏。

     阎三君不惜自己的魂力,频频动用惊雷步,他手举哭丧棒,疯狂的追逐着二人。

     见他如此疯狂,封玉河与梁宽乐得如此,正欲借机消耗他的魂力。其实,他们打的如意算盘,而阎三君又何尝没有自己的打算呢!

     其实,此行的最终目的,是要突破关口,凝聚尸狗魄。出发前,九叔已经做好了安排,他们要用不同于这个世界的方式,来凝聚尸狗魄。

     但是,在此之前,阎三君必须散去体内大部分的魂力,使体内尽量处于阴阳平衡的状态。

     “哎,毕竟还是个孩子,这么打下去,他根本就坚持不了一刻钟。”公孙泽不知阎三君的真实目的,故而在心中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