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瞩目
    19.瞩目

     目瞪口呆!

     这四个字此刻最适合用来形容所有阎家族人的表情。

     惊讶,无以复加的堆积在所有人的脸上。

     洪涛伸手抹掉自己嘴角的鲜血,一骨碌从地上爬起,将他身前的两名手下推开,恶狠狠的盯着阎三君,怒吼道:“给我拧下他的脑袋。”

     “是!”

     他领来的那些兵痞子大喝一声,冲了上去。他们这群人的修为都不高,除了三人达到四重魂力的之外,剩下的六人都是三重魂力。

     若是单打独斗,这些人都不是阎三君的对手,但是一起上的话,对于尚未完全恢复的阎三君而言,还是比较麻烦的。

     不过,阎三君既然敢以一敌十,自然不惧这种麻烦。

     一个大兵冲到近前,他双拳如锤,猛然砸来。阎三君不闪不避,抬脚一磕,将其掌力卸尽,顺势往前一撞,肩头一顶,把那人顶飞了出去。

     就在他发力的同时,从左右两边,忽然各自飞来一条腿,呈夹攻之势,拦腰横扫而来。这群大兵毕竟是上过战场的,相互之间的配合还算默契。

     阎三君一跃而起,向后空翻,堪堪躲过两人的夹击。

     刚一落地,他身后便刮来一阵寒风,回过头,见一名大兵正跃空而起,双腿交叉,做剪刀状,夹向他的脖子。

     阎三君反应迅速,直接一记回旋踢,凌空发力,将那人震退。而后借力向后转身,一掌轰出,打在背后正欲偷袭的一个大兵身上,把他打得吐血而退。

     这一切,发生在电石火花之间,仅仅用了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而且,还不算完。

     一击得手之后,阎三君脚步微移,辗转于几个大兵之间,连续发动了一连串的攻击。阎家的功法本就讲究速度和力量,这一串猛攻就像一串炮仗,将他们打得晕头转向。

     “左边,左边,哎,不对,是这边,快点给我上啊……”

     在后方,洪涛毫无头绪的指挥道。

     战斗呈一边倒的趋势在进行,持续了近一刻钟的时间后,双方都显出了疲态。一对十,阎三君的魂力消耗巨大,支撑到现在,已经所剩无几,如果再不把他们打倒,恐怕就不太乐观了。

     便在此时,洪涛忽然大喊道:“还愣着干啥,他已经变慢了,快用牛筋爆肚丸,给我干死他。”

     说罢,他自己先从口袋里摸出一粒丸药,一口吞了下去。此药入口即化,化为丝丝魂力,流遍全身。他的脸色变得潮红,青筋暴突,力量不可抑制的向外爆发。

     这就是驰名战场的常用药物牛筋爆肚丸,是行军必备之药,它能够让人瞬间恢复一半魂力,在关键时刻吞服,往往能起到奇效。

     此次,洪涛就是为了采购此药,才会去那药王阁。

     见自己的老大吞下药物,其余九人也都纷纷吞食,十个人的力量瞬间恢复过半,一个个青筋暴突,情绪高涨,一扫之前的疲态。

     见此,阎三君心中暗道不妙,千算万算,却是没想到这一条。

     虽然有些意外,但是阎三君并没有慌张,因为就在刚才,他已经想好了对策。

     “上!”

     洪涛一声大喝,第一个冲了上来,他毫无保留,将所有魂力都释放出来,像开了闸的洪水,迅猛无匹。

     紧随其后,另外九名兵痞子也冲了上来,他们使用冥军中最简单的战术配合,封死了所有的角度,不再给阎三君游走的空间。

     “嘿,小子,吃我一拳。”洪涛狞笑道。

     他的拳头已经注满了魂力,一拳之威,足以打死一个人。

     阎三君怡然不惧,忽然冲那洪涛一乐,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那是怎样的笑容呢!宛如这冥界里的梦魇之花,连多看一眼,都会让人浑身不自在。

     看着这个微笑,洪涛心中暗惊,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想要抽身而退,但是为时已晚,就在他犹豫的一刹那,一道诡异的手印,带着一点青光,落在他的拳头上。

     “砰!”

     “啊!”

     “咣当!”

     “老大……”

     在电石火花之间,发出一连串的怪声音。碰撞声,惨叫声,落地声,呼唤声……

     当所有声音汇集在一起的时候,人们的眼前只看到一个倒飞出去的身影,划过半空,撞倒同伴,跌倒在地,激起遍地尘埃。

     空中飘过一团血花,将那片尘埃染红。

     意外的结局,总是来的恨不经意,所以围观的人们才会一脸诧异。

     洪涛再次被打倒,掀翻在地。而阎三君则屹立不倒,挺拔坚韧。

     一招,这次仅仅用了一招。

     “他,是怎么做到的?”剩下的几名大兵不敢贸然出手,看着重伤不起的老大,面面相觑的小声嘀咕道。

     “不,不知道。”

     “我们还要打吗?”一个兵唯唯诺诺的问道。

     “打?要打你打,我们先撤。”说罢,那人转身便走,头也不回,逃之夭夭。剩下几人互视一眼,也都尾随而去。

     见他们要走,阎三君并没有出手阻拦,他虽还有一战之力,但没必要为这种小事将仇恨拉大。毕竟,对方是地府冥军,代表的是地府。

     地上,只剩下洪涛一人,他痛苦的呻吟着,嘴角血迹斑斑,看上去颇为凄惨。

     阎三君走到他跟前,蹲下身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说道:“可怜,被人抛弃的感觉很不爽吧!其实,这种体会我也有过,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发生了。”

     “三少爷威武!”

     突然,一个响亮的马屁声响起,随后……

     无数马屁声淹没的冥界的寒风,一股脑灌入了阎三君的耳膜。

     不过,阎三君对这些善变的谎言,早已失去了兴趣。他知道,别人的评价都是这个世界的假象,假象随时会变,而真相只需要一个,那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强。

     这一刻,阎三君重新赢的了族人的瞩目,同样在这一刻,他头顶之上的废物之衔,也终于被人摘掉。

     当然,阎三君所在乎的,并不是别人的看法,数十年的人生阅历,多年的隐忍,早已让他目空一切。这些所谓的冷嘲热讽和溜须拍马,对他而言,就像一个无声无息的“屁”,根本就无伤大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