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夜宵(二)
    晋宝莹抬了抬盆子,“相公,我这可是第一次做饭。”

     陆清远从盆子里拿出一个鸡蛋,剥开皮后掰开蛋黄,果不其然里面还夹生,晋宝莹吐了吐舌头,看来自己这一下午算是白忙活了。

     打开门窗等里面的烟气散的差不多,二人进入厨房,真是狼籍,整个伙房所有的东西上都蒙上一层烟灰。

     灶台下还在冒着黑烟,陆清远走到灶台旁,扯了扯风箱,底下烟气才慢慢变小。“你连风箱都没用?”

     “这是干嘛的?”晋宝莹一个下午都在忙活怎么调味鸡蛋糕,一直是翠玲在生火,自己那里想到原来这生火也是一门学问。

     陆清远真想给她一个脑蹦,到底谁才是生穿过来的。

     擦了擦灶台和一会需要的餐具,让老婆帮着拉风匣子,自己开始打鸡蛋,这么晚了只能做个蛋炒面。

     “莹儿,你晚上吃饭了嘛?”陆清远一边和面一边问道。

     “没吃呢!惦记着相公白天的生意,晚上便没了胃口。”晋宝莹低声说道。

     “哦。”陆清远又多放了一碗面。

     擀面、煮面、过凉后,用热油锅将事先切好的豆芽、萝卜和青椒一起倒进去翻炒,香味出来后,倒入控好水的面条,最后上面铺上一个塌好鸡蛋饼,两盘蛋炒面没用多大一会就出锅了。

     二人一人端着一碗,回了房间。

     “怎么样?对胃口吗?”陆清远问道。

     晋宝莹吃了两口面条,“嗯……相公做的面特别好吃。”

     陆清远不觉得一个顶饿的蛋炒面能好吃到哪去,看着晋宝莹吃的香也没在多问。他那里会想道,这个时代有几个男人会下厨给老婆做饭的,晋宝莹吃的不单单是面,更是一份小骄傲。

     一边吃着面,陆清远问道:“今天怎么想起去瑞星源了?”这可不是昨晚商量好的。

     晋宝莹头也没抬回着话:“这瑞星源换了掌柜就跟新开张一样,总要找些人做引子,看着热闹生意才会红火。”忽然停下若有所思的接着说:“不过相公今天没用引子,生意就这样红火,我其实也是意外的。”

     陆清远前生没做过生意,今天瑞星源无非就一个促销的手段而已,几百年后满大街都是这样的经营模式,这都是面上能见的东西。见不到的才是商人真正的智慧,就拿老婆说的“引子”,一时没懂什么意思,“引子……托?”

     晋宝莹点了点头,停下嘴解释道:“对啊,拿开饭馆的来说,一个饭馆刚开业谁也不知道这家菜好不好吃,你弄几桌亲戚友人在饭馆吃饭,人一多自然有客人登门,每个行业的引子不同,但是目的都是相同的。”

     “哦……”原来做生意还有这么多小窍门,陆清远此时才觉得生意人有的不单单都是头脑,还有更多祖上传下来的技巧。

     “相公,你想过没有?你今天这样经营手段,用不了多久就被同行排挤。”晋宝莹这件事想了一天,今天看似瑞星源生意很好,但以后呢?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相公。

     陆清远也早就想过这件事,“我和钱顺商量了,这样的手段只用一周,然后价格就按照比对面德兴合低一点价位走。这样的事他们用一年,我就用到对门关门。”

     晋宝莹听完这句话,半天没言语,等面吃完了终于回道:“相公,父亲常说和气生财,我觉得这句话是有道理的。”话说的婉转而带有深意。

     第一次做商人的陆清远丝毫没在意,既然对门不让陆家好过,难道还要笑脸相迎和商?

     看着相公没搭话,晋宝莹也识趣的没去解释,既然相公第一次经营铺子,有些事还真要自己去经历一番。

     吃过饭晋宝莹拿起盘子去伙房洗涮,陆清远将在房间里计算今天的收入,等忙完了已经过了子时。

     第二天天刚亮,早早的陆清远就和二驴子赶去了布庄,路上在早点摊吃的包子粥,临走的时候还特意给顺子和大壮带了份早点,等到布庄的时候,二人已经铺好了货,开门接客了。

     一个上午更加的忙,第二天要比昨日人多了很多,应该是很多人听见传闻赶来的。

     很多来买布的人还是不会算账,这个年代识字的毕竟还是少数,有些上了年纪的老者,总是拉过一些书生模样的求着解释一番才好去扯布。

     中午刚吃完饭,一个不速之客抬着步子跨进了瑞星源,进门小眼睛一眯,用有些尖的嗓子开腔说道:“哎呦,这两日不见,钱顺都升掌柜了?”

     钱顺抬头一看,竟然是前掌柜侯耀春,连忙拱手应承道:“原来是侯掌柜,让您见笑了,我这现在只不过是顶替几天,等以后派来掌柜我还是要让位置的。”

     找了一把椅子,侯耀春坐了下来,捋了捋下巴为数不多还枯黄的山羊胡子,“还是钱大掌柜厉害啊,两日不见这瑞星源在你手里起死回生了。”

     钱顺接口道:“都是少东家的主意,我现在说白了就还是个伙计。”

     陆清远这时候很忙,刚开始就没想打理这侯耀春,但是越听越不是味道,转头接了话茬,“怎么侯掌柜?钱顺这快宝放您手里三年没磨亮,看见闪光了是不是心里特不平衡?”

     侯耀春刚才没注意这陆清远在,一慌刚要起身,突然想到,“不对啊,我现在可不是他们家的掌柜,没必要这样。”接着翘起了二郎腿颠了颠脚,脸上皮笑肉不笑的对着陆清远说道:“少东家,钱顺当个掌柜的那肯定没问题,但是这主意也决不是钱顺想的我也知道。”

     正说着话,郭大壮偷空端过一杯茶打断侯耀春的话,“呵呵……侯掌柜,这主意我想的,你看着怎么样!”还是那憨傻的样子。

     侯耀春一个“滚”字差点从嘴里蹦出去,“哪凉快哪呆着去,怎么哪都有你,这要是你想出来的,那万花楼的头牌都能立牌坊了。”话说着,伸手去接茶杯。

     手一抖,郭大壮手里的茶杯就落了空,正洒了侯耀春身上。“真对不起侯掌柜,您看我这冒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