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安排
    夜已深。

     陆清远揉了揉酸麻的手臂,账簿终于核算完成,这翻了半宿书的自己都感觉到累,更别说算了一晚上的帐的老婆,“莹儿,今天你辛苦了。”

     晋宝莹挂好算盘,回头微微一笑道:“相公才辛苦,我每年都这样算几次,早已经习惯了,相公从未接触过,今天还好,明日才是最难受的。”

     “我没事。”陆清远正在整理账本,忽然想起一件事,停下手中活问道:“晚上没吃好吧!一会要不要吃点什么?”

     “还好!”晋宝莹刚说完,立刻改嘴道:“不过在吃一份鸡蛋饼卷肉也不介意。”说完嘿嘿的掩嘴有些羞涩的笑了一下。

     “这个简单,走,回房间,等会我给你做点别的吃食去。”快速的整理好账本,领着晋宝莹出了帐房。

     一开门,发现门外的台阶上竟然坐着一个人,二人走过去一看,竟然是管家老刘蹲坐在门外睡着了。

     陆清远走过去拍打几下后背,唤醒了管家,“刘叔,大半夜不睡觉在这干嘛?”

     迷迷糊糊的管家老刘,从怀里掏出一串钥匙递了过来。

     “这是二爷让我交给少夫人的,二爷说小少爷和少夫人丑时定能出来,我怕自己回房睡过去,就在帐房门口等着。”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二爷还说今后家里帐房的钥匙就放在少夫人这里。”

     晋宝莹看了眼相公,陆清远向前撅了一下下巴,“拿着吧!这可是父亲交代的。”

     伸出双手晋宝莹在管家的手中接过钥匙,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感觉,突然觉得这好像和自己家一样了。

     锁上帐房的房门,晋宝莹一手摇晃着钥匙,一手挎着相公乐呵呵的回房去了,等会儿相公还要给自己做吃的,嗯……成亲和自己想象的差距好大啊。

     这次陆清远在厨房找了两个馒头一块剩下驴肉,自己捣鼓出两个山寨版驴肉火烧,拿回房间后,晋宝莹吃了一口便觉得比上次吃的香多了,可能是心里的觉得香才是真的香吧。

     新婚的人总是不怕累,吃完东西上床,又折腾半个时辰才肯睡去。

     第二天早上,几位娘亲没等早饭上桌,就接二连三前后脚进入的饭厅,现正在讨论今儿要去哪里逛。

     二爷端着茶壶和送早饭仆人几乎是同时进去的饭厅,几位娘亲渐渐也安静了下来。

     不一会儿,陆清远夫妻二人也过来了,请过安便开始坐下吃饭。

     “远儿。”二爷放下手中粥碗,说道:“吃过饭,你去找老刘,让他带你去瑞星源布庄,你先从学徒做起,有什么不懂的就向布庄的掌柜讨教。”

     陆清远也放下手中吃食,看来自己在大清终于还是要工作的,先熟悉一下大清的商业运营模式也不错,看看古人的智慧。

     陆家是大家,想必这布庄也小不了,便点头应了一声。“恩。”

     满席最开心的莫过于陆白氏,“二爷,远儿这是要学习经商了吗?”

     “嗯!”二爷点头算是肯定了陆白氏的猜想。

     “远儿,一定要好好向老掌柜学,等出息了好让二爷看看,可不许偷懒耍划。”大娘在一旁交代着。

     “对、对,你大娘说得对,咱陆家男儿经商才华可是祖宗传下来的,可不能被谁小瞧了。”二娘在一边附和着,说着话还不忘瞟了一眼二爷。

     陆白氏笑的眼睛都弯成了一个月牙,“远儿,可要好好学,别辜负了这一大家子的期许。”说着话真想过去亲一把儿子,看见晋宝莹在旁边才改为掐了一下脸。

     陆清远闷头接着吃饭,反正自己有点什么事,家里几位娘亲都这样,这段时间早就习惯了。

     晋宝莹在旁边到没有别人这样开心,因为她简单的知道陆家经营状况,要是说粮食在济南甚至北京都是大产业大商家。晋家就是做布匹生意的,以往还真没留意在济南府陆家有布庄的生意,说白了就是有,肯定不会是很大。

     看着二爷丝毫不在意的表情,晋宝莹也懂事的没插话。

     饭后,出了厅堂,晋宝莹拉了一下陆清远的袖子,小声说道:“相公,咱家在济南布庄的生意应该不大,小生意难做,可要注意些身体。”

     陆清远拍了一下老婆的后腰,“放心吧!我就是做个学徒熟悉一下,也不是扔给我一个店铺让我去经营,不会有什么麻烦的。”

     正说着话,迎面遇见了管家老刘,二人便分开各忙各的去了。

     去往布庄的路上,陆清远试着询问着瑞星源布庄的状况,管家老刘一句不太了解,便断了少爷的询问。

     南门内大街,地处济南城南北通向的主要干道,以此得名,也是济南城最繁华的商业街,济南府有名的老店、总店大多都在这条街上。

     管家老刘领着少爷到自己家铺子的时候,陆清远仔细打量了一圈,这布庄位置不错,在南门大街最繁华的地段,门脸也是不小,左右分别是一家当铺和一家酒楼,只不过正对面也是一家绸缎庄倒是有些意外。

     二人走进铺子,只见铺子里一个胖伙计在打着瞌睡,另一个伙计正在柜台裁剪布料,却没有看见掌柜的影子。

     管家老刘一脚踢在门板上,“咣当”一声,算是进来的招呼。

     正在裁剪的伙计抬头一看是管家老刘来了,连忙移出身子从柜台里面转了出来。“刘管事,您今天来有什么事吗?侯掌柜出去了,要不要我帮您喊他回来。”

     管家老刘可不是在家里时候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现在连眼眉都是立起来的,“这都什么时辰了,是不是在家还没出来呢?”

     “不是、不是,早上掌柜的还在,刚刚有急事才出去的。”伙计也是个精明的人,大早上掌柜不在,不管说什么也要圆过去。

     刚才还打瞌睡的胖伙计现在也精神了,正腋下夹着两把椅子拎过来。

     管家老刘给少爷端了一把椅子,陆清远没坐,比划出一个你继续的手势,站在边上看起了戏。

     小少爷坐不坐是他自己的事,管家老刘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都没正眼看伙计,伸手掸了掸鞋上的灰。

     “去给我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