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刺舌
    收拾鱼、去刺、腌制、水煮、过油后倒在煮好的豆芽上,最后在淋上用麻椒和辣椒炸好的大豆油,一锅香气迷人南方特色菜算是出锅了。

     其实陆清远前世也不是南方人,只不过独爱这一口吃食罢了。

     翠玲本来就是给四奶奶来厨房拿午饭的,第一次见到六少爷做饭,竟然看痴了,一直到出锅以后,少爷尝了一口,大呼“还不错”,看着香气扑鼻的一大碗水煮鱼,惹得翠玲用力的咽了一口口水。

     陆清远看着身后的小丫头口水就差点流出来了,顺手拿过一个小碟子,夹了两块鱼肉递了过去。

     “别……别……六少爷,这可使不得。”丫鬟有丫鬟的规矩,哪有在主子没吃前先过嘴的。

     陆清远将小碟硬是塞到翠玲的手中,“赶紧尝尝,就当是尝尝合不合我妈的胃口了。”

     翠玲今年才12,哪明白大人的心思,“六……六少爷,那我就只是尝尝啊!”瞪着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小少爷。

     “嗯,赶紧的,等会凉了失去味道了。”陆清远不难烦的照了照手。

     翠玲“哦”了一声,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放入嘴中细细咀嚼,鱼的鲜美味道还没品出来,就感觉麻辣之意满口,顿时满脸通红,想吐掉还不敢,一狠心用力的一口全咽下去了,然后跑到水缸里灌了两口凉水,一边伸出舌头用小手努力的扇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少……少爷,这也太辣了!我现在都找不到自己舌头了!”

     陆清远看着翠玲的样子,笑得直不起来腰了,“让你吃真是糟蹋东西了,算了,端过去让我妈尝尝,她要是也不喜欢那就算了。”

     “我不知道四奶奶会不会喜欢,但是确实太辣了,其实不那么辣吃着应该挺香的。”翠玲还是简单的给了一些建议,只是身为丫鬟不敢说的太深。

     这两天陆白氏胃口不怎么好,所以吃的也是清淡,一盘西葫芦鸡蛋饼,一盘香椿炒肉丝,再配上小米绿豆粥,两张春饼便是中午的伙食。

     当陆白氏看着端上来的水煮鱼,绕着桌子转了三圈,愣是没敢动筷子,“这做的是鱼?用辣椒炸的?”

     陆清远一屁股坐了下来,反正现在就是15岁年龄的身体,也没多大顾及,“妈,不是用油炸的,跟你说不明白,反正就是有些辣,您可以试试合不合口味!”一边说着话一边自己先动筷子吃上了。

     陆白氏看着儿子吃了好几口,看样子还不错,就夹了一小快鱼肉尝了尝。

     “嗯!”

     入口之后,只感觉口感滑嫩、油而不腻,而且鲜美异常,甚至一点没有鱼的腥味,就是有些麻辣的厉害。

     “你还别说,第一次这么吃鱼,还挺好吃的!”陆白氏吃着感觉味道还是不错的,而且还是儿子亲手做的,所以吃的格外的香,只不过又让翠玲加了一碗米饭,因为实在是太辣了。

     饭吃过一半,一个小丫头跑了进来,“表哥表哥,有好事,有好消息。我二舅给你说了一门亲事了。”

     陆清远听声音就知道,来的丫头正是借住在自己家远房的表妹方思怡,小丫头今年14岁,由于父母去南方做生意去了,不愿意带着丫头长途奔波,所以就送到了陆家暂住。

     由于陆家的人都很忙,就剩下一个病人陆清远闲着,所以方思怡每天都缠着陆清远,这段时间因为要上学堂学学问,这几日来的次数便少了。

     陆白氏听见方思怡说的话,转头问道:“哪里听来的话?在这碎嘴子!”

     “四舅娘,我这可不是胡说的,刚刚路过大厅的时候,我偷听来的,听二老爷说过些日子找个吉日就完婚!”方思怡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解释道。

     “真的?”陆白氏和陆清远同时问道。

     方思怡诧异的看着这对母子,肯定的点点头,“真的,我亲耳听到的,对了,你们吃的啥,我也没吃饭呢,翠玲妹妹帮我填副碗筷去!”

     “你们先吃着,我去问问老爷。”陆白氏拿起手绢擦了擦嘴,起身着急的往前厅去了。

     陆清远仰天长叹,“怕什么来什么啊!”

     方思怡古怪的眼神望向陆清远:“表哥,你要娶的可是晋家大小姐晋宝莹,我怎么感觉吃亏的也是她吧!”说着话用小手抓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在陆清远面前方思怡倒是无拘无束。

     陆清远听见这话,转头望向被辣的正在抓狂的表妹道:“怎么吃亏的是她?难道你表哥我这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的陆家少爷娶了她,她还吃亏了?”

     “真香啊……”方思怡虽然辣的抓狂,但是非常喜欢这特别的吃食,根本没听进陆清远的话,“表哥,这是什么菜?哪个厨子做的,明天我还要吃。”

     “我做的,厨房的厨子还真不会做,这道菜现在天下独一份只有我会做,赶紧说怎么我堂堂一个陆家少爷,娶别人怎么还别人吃亏了?”陆清远只是好奇为什么方思怡会说出这样的话。

     方思怡白了陆清远一眼,伸手抢过陆清远手中的筷子,一边吃着肉一边说道:“我说实话你不生气?”

     “说吧,我不生气!”陆清远倒要听听这心直口快的妹妹怎么说。

     方思怡一天吃着肉一边叹气,“您在外面传闻那是什么?弱不禁风,从小便是疾病缠身,前段时间那口气没上来,我都快被吓死了,有谁知道你现在这身体好得这么快!”

     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那晋家大小姐晋宝莹,是晋家唯一独苗,听闻从13岁就为晋家跑南跑北的跑商,现在说白了就是晋家大掌柜,咱家娶了人家就是烧高香了,再说如果她嫁了进来,二爷也会在商道上多一个帮手!”说着话看着表哥一眼接着道:“反正二爷一直也没觉得能指上你!”

     方思怡说着话嘴也没闲着,辣的直扇小手却还在往嘴里塞鱼肉。

     陆清远看向远方自言自语:“难道就觉得我就是个废物?”

     方思怡打断道:“才不是呢!我表哥单就拿这吃食来说,做的就是天下无双,第一次做菜就这么香,呵呵……要是涉足商业,我觉得不一定照别人差,只是差个机缘罢了!”

     陆清远笑道:“我到是没想着经商,就想当个老爷混吃混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