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成亲(一)
    个女子不管怎么换装,除非长相特别,不然有几个瞎子能看不出来?

     晋宝莹身穿一件肥大的褂子,身材是遮住了,可是长相在那摆着,谁家公子能这么秀气。

     “好好的怎么换了男装?”陆清远随嘴问道。

     “这样出入方便,即使看出我是女子,也很少有人说破。”晋宝莹放下手中扇子说道。

     “哦!”原来还有这个道理,陆清远是不了解的。

     推了推眼前的点心到晋宝莹身前便没在言语,专心的听起了书。今天讲的是董太师大闹凤仪亭,正听得过瘾,便没在搭话晋宝莹。

     一声醒木拍案,一句“下回分解”,将众人拉回现实。

     陆清远伸了个懒腰,转头看了一眼身旁女子,只见晋宝莹转过头来也正在注视着自己,“你这是喜欢听书?还是……找我有什么事!”

     晋宝莹哪里听进去说书的一句话,“到没什么事,街上看见你进来,就跟着进来了,其实……其实是有些好奇。”

     陆清远左右看了看,茶馆里听书的像他这个年纪还真没几个,“好奇我为什么喜欢听书?”

     “嗯。”晋宝莹给了肯定的回答。

     “哈哈……你觉得我应该喜欢什么?是应该去湖边的‘水乡阁’过过夜,还是应该在房间里看些书,又或者去跟掌柜学学做生意?”陆清远一直都觉得这样慵懒的生活挺好。

     “嗯……”晋宝莹想了一下,好像除了听书,以陆清远的身份干什么都应当,试探着回道:“好像……都可以!”

     陆清远扔下一把铜子在桌上,站起身来,“来,我给你讲些歪道理!”说着话走了出去。

     晋宝莹紧紧的跟着出去了,跑堂吆喝着:“二位爷,慢走您呐!”

     大街上现在正是热闹的时候,二人一边走着一边闲谈,陆清远指着一处赌馆说道:“赌,最终赢的都是庄家,如果我要是赌必定会选择开赌坊,这样我必然会稳赚!”

     晋宝莹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此观点。

     说着话指了指一个书生摸样的路人说道:“学富五车我没有,再说,做学业除了那些大家,无非是求的一官半职,当官又是为了什么?无非就是光宗耀祖和捞钱,又有几个人为了造福一方百姓?”

     “可是……可是……不是所有的当官的都是这么想的!”这一点晋宝莹倒是不赞同。

     “那你说寒门苦读十年为了什么?”陆清远问道。

     “……”晋宝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一步登天是一个奋斗目标,可你知道多少人为了这个目标作为浪费大好的青春。”陆清远说着话竟然想起了自己以前的生活。

     二人走走停停,陆清远固执的说出自己的想法,他也知道自己很多说的都不对,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说出来,“我并不是一个经商的人才,所以直到现在也没有让我去跟掌柜学做生意,这样悠闲的人生难道不是很美好吗?”

     街尽头是一条非常美丽的湖,名字也很好听,仙女湖,只不过仙女没有,烟花女子倒是不少,湖上简陋的渔船零零落落的飘在江上,岸边几艘雕花大气的巨大花船拼在一起,成为了这条湖上最著名的温柔乡‘水乡阁’。

     陆清远指着花船上招揽顾客的女子说道:“你在看这些女子,一个个浓妆艳抹的跟脸谱一样,美在哪里?能上船的无非都是在泄欲!”这倒是心里话,陆清远看着船上的女子,在想想电视剧中妓院的样子,得出一个结论,艺术修饰有些过了。

     晋宝莹看着船上的女子,倒没觉得多难看,只不过衣着有些暴露罢了。

     安静着听着未来的相公长篇阔论,点头算是认可,不认可的也不会摇头争论,就这样二人漫无目的走着。

     仙女湖岸边是菜摊,时不时有人过来跟陆清远打招呼,卖菜的、卖鱼的、路过的,反正三教九流这条河边上好像就没有不认识陆清远的。

     “小六爷,昨晚钓上一条六斤重的草鱼,要不要过过目?”张渔夫推了推身前的鱼篓。

     陆清远挥了挥手,“太大了,不好下锅。”说完转身向下一个摊位走去。

     “这些人你都熟悉?”晋宝莹终于又发现了一件好奇的事情。

     陆清远一边盯着杂摊一边应着:“当然熟悉啊,天天见面哪有不熟悉的道理。”

     “你买菜?”晋宝莹试探着问道。

     “啊。”陆清远犹如看外星人一样的看像晋宝莹,“我做菜当然要自己来买,不然让谁来买?”

     “你还做菜?”晋宝莹算是惊到了。

     陆清远直了直身子,转头对着晋宝莹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一没有经商的才华,二没想考秀才,难道就不能做个厨子吗?”

     晋宝莹纵然聪明,却还是被陆清远这段话说蒙了,“可是……可是……”

     “可是我家并不需要我做厨子赚钱?谁说我做厨子是要赚钱?我可是堂堂的陆家六少爷。”陆清远接着说道。

     “对啊!你想吃什么直接跟伙房说一声,也不至于自己下伙房啊!”晋宝莹终于想通这点。

     “如果,我要吃的菜,伙房的师傅也不会做呢?”陆清远对眼前的女子越发的来了兴趣。

     “那就让他去学就是了!”晋宝莹终于回复了以往的智慧。

     “那要是北京的厨子都不会做呢?”陆清远是步步紧逼。

     “那就说明,不是很出名的菜,不然在北京城还真少有吃不到的东西。”在晋宝莹看来,北京城住的都是达官贵人,还真少有吃不到的东西。

     “过几日就要嫁这个乱做菜的厨子了,有什么感想?”陆清远在岸边阴凉下找了一块大青石坐了下来。

     晋宝莹站在旁边也不知道想着什么,随手扯下一片柳叶答非所问的说道:“其实要不是父亲心疼我,我早也就许了人家,一个女子到了年纪不就该嫁人生子。”

     “那你怎么一直未嫁?”这其实一直都是陆清远所好奇的,因为这个时代很少有十九岁还没许配人家的女子。

     晋宝莹看着远方轻叹道:“以前和父亲商量过,功名在身三十五岁以下,我认嫁,没功名的只嫁大家长子,但是一直没有机缘,就一直拖着,这两年提亲的都快比我父亲年纪大了,还是要做小的,就算是我同意,父亲也是断不会答应的。”

     顿了顿接着说道:“其实,我从前两年开始就没想着嫁人,怎么都是一辈子,我是个女子,嫁入别人家也就是那么回事,还不如守着父亲一辈子。”

     陆清远到底还是看不透晋宝莹的想法,和这个社会肯定是格格不入,又带着一丝这个社会的女子气息,是个有想法的女子,却还是身不由己。

     相对无言,很压抑的谈话,陆清远率先打破了尴尬的局面:“过几日,就别当自己嫁人,就当是品尝我这个厨子的手艺来了。”

     “什么意思?”晋宝莹再聪明也猜不透这句话的含义。

     “到时候就知道了!”说着话陆清远站起身子,“走,我送你回家!”

     离晋宅很远的地方二人便分开了,各带心思。

     回到家后的晋宝莹看向窗外的天边,心思有些乱,“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