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初见
    第二天早上,陆家请了媒婆带着聘礼就去了晋家,中午时分媒婆带人赶了回来,笑着跟二爷讨喜,“定好了吉日,十日后正是迎亲的好日子!”

     二爷随手甩了一个五两重的银子到媒婆怀中当作赏钱,媒婆忍着咬一口的冲动识趣的退下了。

     亲事定下来之后,陆家后院偏房也跟着热络起来,不常见的二爷另外三位夫人这几日倒成了常客。

     陆白氏这些天可算是喜事连连,嘴角笑容就没停过,“大姐,您看您怎么又亲自来了,有事您言语一声就行。”

     “没事,我就看看清远,唉……这些年你也受了不少苦啊!”

     “清远过几日就成亲了,以后我们这脉还得指着清远呢!”

     “对,亏你给二爷生个带把的,不然我们这一家子以后还有谁能指望得上!”

     ……

     姐几个这几日到是格外的亲。

     成亲这事还不值得大家这样对待母子二人,身材消瘦的陆清远这段日子越加健康,才是大家最关心的事,以前陆清远常年不出院子,现在是白天在后院几乎就看不见人。

     这几日陆清远耳根子也没落下什么清闲,各个娘亲每天必须要嘱咐点什么,就连门房的二驴子暗下都塞给陆清远一本破旧的古书,陆清远翻开一看,竟然是本春宫图。

     天气闷热的厉害,陆白氏跟着几位姐姐顶着太阳上街去了,她们要亲自选香烛一类的成亲用品。

     趁着今日院子清静,陆清远打了一缸井水,要给自己冲个凉。

     清朝的辫子一直都是个大问题,天天用皂角洗也感觉油油腻腻的,难受的厉害。

     脱掉外卦,解开辫子,憋了一口气扎入了院子正中央的水缸之中,凉意瞬间驱散走了酷暑,那叫一个清爽。

     等实在憋不住的时候,陆清远猛地抬起了头,“啊……”一声惊呼也同时传来。

     陆清远用手抹一了把脸,睁开眼睛一看,表妹和一个女子在自己的面前正在用手绢扑打着淋到身上的水迹。

     “不好意思……没看到进来人。”陆清远连忙道歉。

     表妹方思怡指着陆清远对着身边的女子说道:“看见没有,大白天脱光衣服在院子里洗头的就是我表哥!”

     女子先是施了一礼,然后细细端详眼前的男子,将近五尺三左右的身高,算不上魁梧但是却不单薄,脸上还有一丝稚气,容貌到是长得俊秀,看模样是随了母亲。

     女子打量陆清远,陆清远也在打量着女子,一米65的身高,不胖不瘦的身材,上身穿着一件浅绿色的圆领衬衣,外面套着一件轻纱褂子,看样子18、9岁的样子,却挽着少女头,在陆清远的一眼就敢断定这可不是平常人家的丫头,因为大街上此女子在人群之中都会非常扎眼。

     陆清远接住方思怡扔过来的毛巾擦了擦头,然后穿上褂子对着表妹说道:“今天怎么没去听课?”

     “今天有点事要办,表哥今天不也没有上街吗?”方思怡一边应着话,一边走过来帮着陆清远将长褂系上带子。

     “你今天要办的事难道是过来看我?”陆清远试探着问道。

     方思怡顿了一下,睁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看着表哥,“谁没事会想起来看你?”

     陆清远哈哈笑了一声,便转身进入了房间,等出来的时候拿出一个果盘放在院子的石桌上。“没有热水沏不了茶,只有水果!”

     盘子里放的是今早陆白氏送来的草莓和大樱桃,为了好看陆清远又掰了两段黄瓜放在盘子中。

     方思怡拉着女子坐了下来,然后抓过两棵樱桃一人一颗,小丫头叹了一口气:“唉……在有几日表哥就要成亲了,以后有了家室,我也不能随便的往这后院中乱跑了。”

     “没事,反正这后院我也住不了几天了,你愿意什么时候来,还没人能拦得住。”陆清远觉得今天表妹好像要说什么,一直在找着铺垫。

     “表哥你说以后娶了晋家大小姐,要是个不讲理的人怎么办?”方思怡一边吃着樱桃,一边随意的问道。

     陆清远坐下后就开始擦头,想尽量让头发干的快些,等会还要出门去茶楼听书,这已经成为这些时日的惯例,听见方思怡的话,停下了手中动作,“你应该很了解晋家大小姐?这事不应该来问我吧!”说着话眼睛直视对面一直未说话的女子。

     “我……我怎么可能了解?”方思怡没敢抬头看,心虚的说道。

     “怡妹妹,别说了,你表哥是个聪慧之人,早就看穿了!”一直未说话的少女终于张了口。

     方思怡站了起来:“表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既然事情已经漏了,方思怡没觉得羞愧,倒是非常的好奇。

     “因为我盘的头发对吧!”晋家大小姐晋宝莹已经猜出了答案。

     “也不全是。”说着话陆清远解释道:“虽然这小院最近有些热闹,但是却没有陌生的女子来过,这个时间段来的女子难道不应该是这个院子以后的女主人吗?”

     陆清远从进门就看出女子身份,18、9岁没成亲整个北京城大门大户可能就剩下晋家大丫头了,陆清远还是有些好奇,哪有成亲前女子过来试探自己未来相公的?难道就不怕别人发现?

     女子沉默没说什么,方思怡却在边上解释道:“也不是莹姐姐自个儿要过来的,是我说着要带莹姐姐看看你,她始终不相信你的病已经全好了!”

     陆清远的病好的奇快,自己到是知道原因,前身的公子也没得什么治不了的大病,应该就是常年缺乏锻炼身子虚,你让一个好人在床上躺着两三年情况也这样,这段时间自己没干别的都在锻炼身体,不好才怪。

     “哦!”陆清远简单应着,算是默认了方思怡说的话。

     方思怡见表哥没在往下问,吐了吐舌头对晋宝莹说道:“莹姐姐,你也看见了吧,我表哥现在的身体和传闻是不是不一样!”

     晋宝莹犹豫了一下,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看样子对陆清远健康的身体好像并没有期盼。

     陆清远看得明白,对眼前一切事情好像跟自己都无关的女子,不由得好奇问道:“晋姑娘,难道我现在卧床不起,才是你想要的结果?”

     晋宝莹看了一眼还在弄头发的男子,叹了口气,犹豫了片刻还是娓娓道来:“其实,原本觉得见你卧床不起,倒也是正常,见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伤心,宅门太深,只怪自己还是经历的太少!”

     站起身子接着说道:“今日是叨扰了,也是宝莹鲁莽了,我就先告辞了!”

     “莹姐姐,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