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人生路不同
    王艺然匆匆忙忙挤上公交车,抬眼望去,人太多,她不由自主跳起来。

     那个男生果然坐在最后面的老位置上,看到人,王艺然安心地呼出一口气。

     走在最后一排左边靠窗的男生并不是她男朋友,她和她的男朋友上个月3号刚刚分手。

     和男朋友分手并没有想象中的伤心感觉,毕竟她从初二亲生父母离婚开始已经交往过五个男友。

     分手实在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经历了这么多,痛定思痛后,王艺然早就想换换新口味了。

     正在这时候,她遇见了那个男生。

     最近十来天,王艺然总搭这趟车,坐车是很无聊的一件事,尤其是她还要坐半个小时才能去到闺蜜家里。

     不免的,她开始东张西望。

     周围的视线很熟悉,老的少的男人们全都情不自禁,或大胆直视,或斜眼轻瞟,将热辣辣的目光放在她的面庞、大腿、胸部、乃至锁骨手臂。

     不穿背心、短裤太热,穿上又太惹人注目,真烦。

     自然而然,角落里,没有向她行注目礼的男生吸引到她注意。

     默默观察这个男生。

     他不胖也不瘦,脸长得还算够看,只是为什么觉得在哪里见过,王艺然仔细回忆片刻,惊讶的捂住嘴。

     他居然是自己的同班同学。

     叫什么名字来着?

     王艺然苦苦回忆,也只想起男生姓盛,除此以外无甚了解。

     怪只怪这个男生在班级中存在感太低了吧。

     新的问题从王艺然小脑袋瓜里冒出来,那为什么现在感觉有这么耐看呢?

     “他认真的样子好迷人。”王艺然自问自答。

     捧在盛同学手中的手稿上密密麻麻全是各种图画和英文字母,因为看不懂的缘故,反而更觉的厉害了。

     王艺然挤到车厢最后面,准备发动攻势。

     “盛同学,你好啊,你在写什么,能给我讲讲吗?”

     盛世文面带疑惑,抬起头。

     面前的小姑娘穿着粉白条小背心,牛仔小短裤,两件都是非常适合夏天的打扮。

     但这个年头应该很少女孩儿会这样打扮才对,虽说进入了新千年,但大街上的女学生还是大多身着触及脚踝的长裙。

     打招呼的这位美女,她的打扮方式至少要等到04/05年才会比较普及。

     盛世文揉揉眼睛,即便这五天工作任务轻松不少,可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抱歉,你是?”

     “嘿,我们刚刚做了一年同班同学,你把我忘了?”王艺然有点不高兴:“我没有那么不起眼吧。”

     当然不会,相反,王艺然极其耀眼。

     王艺然口气透出不满,盛世文从她开口便领会,但这一点都不重要。

     “你怎么在这里?”盛世文下巴都快惊掉了。

     盛世文的话听着很怪异,听起来两人似乎很熟络熟络,王艺然却没有深究。

     惊讶就好了,这才是正常的,不起眼的男同学突然被平时只可远观的美丽女同学搭话,不应该心跳剧烈加速,吞吞吐吐的表示心中惊喜吗?王艺然沾沾自喜地想着。

     可她要是能看透盛世文的内心,恐怕高兴不起来。

     让盛世文惊讶的,不是什么女神垂青之类的屁话。

     王艺然虽然长得漂亮,身材也好,但离女神差的不止十万八千里,盛世文本人非常反感什么女神、男神的说法。

     尤其是两人将来会在那种地方再会。

     在未来,工作了两三年后的盛世文不满足只做一些小手机游戏,他千方百计想要跳出来自己独领一个项目,机缘巧合,他和一群富二代搅合到一块儿。

     然后,某天夜里,夜*粽*会包房内。

     一群包房公*主一字排开问好。

     “老板,晚上好,祝您玩得愉快。”

     其中有一个便是王艺然。

     旁边的富二代指着王艺然说道:“这个是这里我看的最顺眼的一个,你也试试。”

     呵呵,试试你个鬼啊,那是我的高中同学。

     最终盛世文和王艺然被强行安排到一个单独的小包间。

     王艺然开始换衣服。

     盛世文局促地打招呼:“王艺然,没想到能在这儿遇见你呐,你还记得我吗,我们高一的时候同班了一年。”

     王艺然浑身一抖,猛地把盛世文扑倒在地。

     “你别这样,我只想和你聊聊天。”盛世文赶紧分辨。

     压在身上的柔软让他不自觉变得强硬,这个强硬不是心理上的强硬。

     王艺然眼睛红的通透,恶狠狠吼道:“我不需要别人来可怜我!”

     盛世文无从抵挡,对方毕竟是高一时候的暗恋对象。

     他高一是个闷葫芦,班上的朋友也仅仅打招呼的程度,记得当时,王艺然在全班乃至全校都是极为耀眼的女生。

     闷与骚往往都是联系在一起的,渺小的盛世文仰望当时如同天之骄女般骄傲的王艺然。

     每当王艺然目光扫过,即使盛世文知道不是在看他,盛世文依然心跳不已,目送王艺然与太妹闺蜜、混混男友逃课离去。

     当然,王艺然那目空一切的高傲模样,后来想起来要多蠢有多蠢。

     不管王艺然在学校里多么受人瞩目,她终究逃不过宿命。

     高一结束后,王艺然听说因为家庭原因而退学,直到夜*粽*会再遇。

     事后,包房内一片狼藉,王艺然一脸冷傲,一如当初。

     “哼哼,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毅力,还不是和其他男人一样。”王艺然眼底扫视盛世文全身:“听着,我不管你是谁,你不是我遇见的唯一一个男同学,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你们尽可以嘲笑我,但我……”

     “我一天赚的钱比你们一个月赚的还要多!”

     回忆到此戛然而止,王艺然浓妆艳抹,挂着冷笑的面容消失。

     一张青春洋溢的笑脸充斥盛诗文的视野。

     “嘿,嘿,你看呆了吗?”

     盛世文回过神,咳嗽两下,道:“没有,只是想到一些事情罢了。”

     “哦,是和我有关的吗?”王艺然眨眨眼睛问道。

     真是异常精准的直觉。

     “咳,不是,我在想工作的事情。”盛世文当然不会承认,难道告诉你,以后你会去当特殊从业者吗?

     “哦,你居然在工作,是做什么的,可以给我说说吗?”

     盛世文心头有点烦闷,不知道该采用何种态度面对这位特殊的女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