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我等你
    第5章 我等你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难道竟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她?

     不,不可能,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镇定过后,凌影洌静静地注视着她,自欺欺人的掩饰着。

     我不会爱上你的,永远不会!

     下一次,我也一样不会手软!

     愤然的转身,几步走到病房外。靠着墙壁,闭上眼,刚刚的那一幕在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

     几分钟后,他睁开了双眸,如黑曜石般的眼睛变得深邃,阴沉。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半小时后,南宫幽冥焦急地赶了过来,身后还跟着花若依。他来的时候凌影洌早就走了,南宫幽冥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紧紧地握住Z另一只没有打针的手,双手紧紧的将她握在手心里,目光深情而又温柔的注视着她。

     花若依在一旁看着他们,心里隐隐作痛,但仍旧保持着一贯的沉稳,沉默着一言不发。

     “嗯……”Z缓缓地睁开眼,看着眼前的陌生的环境,声音沙哑柔弱的问道“这是哪里?”

     “Z,你醒了,这里是医院,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喝水吗?”南宫幽冥紧张的看着她,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眸光中尽显浓浓的担心之色。

     不等Z回答,花若依已经倒了一杯水过来,递给Z。

     南宫幽冥动作轻柔地,小心翼翼的将她扶起“来,慢点。”

     “嗯,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Z看着他们牵强的一笑,接过花若依手中的杯子,小口小口的喝着,许是躺了太久口渴了,Z将花若依倒的一大半杯水都喝完了。

     “Z,你没事就好,我学校里还有点事,那我就先走了,晚点我来给你带好吃的。”花若依接过水杯放在桌子上,不等Z和南宫幽冥回答径直朝病房门口走去。

     门外,花若依将门轻轻的带上,泪水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下来。

     “好了,喝点水再休息一下吧!你伤得不轻,得多休息,快,躺下吧?”房间里,南宫幽冥极其温柔的声音微弱的传了出来,仿佛敲打在她的心上。

     晚上……

     花若依提着一个蓝色的保温盒走进病房,看见南宫幽冥趴在床边睡着了,而Z则侧过头往着窗外,似乎在想什么事,都没有发现她进来。

     花若依来到Z的身边,轻声问道,“Z,你还好吗?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需要叫医生过来吗?”她将手中的保温盒放在了桌上“我下午打电话回家叫保姆给你煲了汤,刚给你拿来的,你吃点东西吧,医生说只能吃点清淡的食物,我就让保姆给你炖了鸽子汤,趁热喝点吧!”

     “若依,我没事,谢谢你,我现在不想吃,放在那里我等会儿再吃吧。”Z微微的扯了扯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对花若依说道。

     “好吧!那南宫在这里陪你,我就先回去了,你注意休息!”

     “嗯,你路上小心!”Z叮嘱道。

     花若依出了病房,并将门轻轻的带上了。

     可能是怕吵醒了南宫幽冥,所以动作很轻,关上门的那一瞬间还看了南宫幽冥一眼,最后才将门轻轻的关上。

     Z看在眼里,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不知道南宫幽冥这家伙,到底啥时候才能看明白。

     有时候,感情就是这样,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可是,其实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她无奈的摇摇头,将目光又望向窗外。想着,就让他再休息一会儿吧,今天一直陪着她一整天了应该累坏了,晚点再叫醒他吧!

     这所医院楼层很高,而Z的病房又在这个医院最高的楼层上,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的街景。

     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天,再看着灯火珊阑城市,有时似有若无的一丝划破天空的光芒。

     竟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清晨,一抹阳光折射进病房里。

     “嗯?冥,你怎么还在这里,醒醒,回去休息吧!”刚醒来的Z发现了趴在旁边的南宫幽冥不禁皱皱眉,抬手轻轻的拍醒了他。

     “Z,你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南宫幽冥有些错愕的抬头,睡眼惺忪,但在看到Z醒了以后立马清醒了不少。

     “没事,我很好。你都在这里陪了我两天了,回去休息吧!”Z看着他一脸疲惫的样子,很是心痛。

     “你都还没好,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在这里呢?当然得在这里陪着我的女王大人啦!”南宫幽冥故作轻松的说笑着,嘴角始终洋溢着一抹笑容。

     Z被他的话逗笑,正欲开口说什么,一阵“叩叩”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Z和南宫幽冥的对话。

     “进来!”南宫幽冥回头看向门口的方向,喊道。

     门打开,花若以身着一袭白色长裙走了进来,她先是对着南宫幽冥笑了笑,然后看着Z缓缓开口:“Z,我想你应该没有吃东西,所以我就从家里带了些吃的给你们送过来,你来尝尝看和不和胃口。”

     “谢谢你若依。其实你不必每天都过来给我送吃的的,我可以打电话叫家里的阿姨送过来的。这样跑来跑去的,麻烦你了。”从她住院的那天起,她就每天早晚都过来送吃的给她,真是辛苦她了,也多亏了有她,真是个暖心的女孩子。

     “Z,哪里麻烦了。你这么说就很见外了。你是我们班的老大,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当然要代替班上的同学还有以你好朋友的身份好好照顾你了。再说了,我每天也是要上学去的,所以顺路就给你带过来了,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的。”花若依说着。

     Z听着,无奈的微微一笑:“你呀!不过,你还是劝劝南宫回家休息吧,等会儿帮我办个出院手续就行了。”

     “Z!你现在身体还没完全康复,怎么可以出院?而且,我不会走的。”南宫幽冥说着,倏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语气很是激动。

     “这是命令南宫幽冥!我伤的并不重,我自己的身体难道我还不清楚么?”Z直视着他的眼睛与他争辨着。

     这时,一旁花若依开口了:“Z,你就听南宫的吧!再在医院多休息几天好了。等你身体好得差不多了再回去也不迟啊?”

     “不行,我”

     “行了,你不要再说了Z!这件事,我不会听你的。你就在医院里再多休养几天吧!学校里的事情,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你不用担心。我会回去,晚上我再过来陪你。”南宫幽冥打断了她的话,不去与她对视,他怕自己在她的眼神下妥协。最后,他不得已的退了一步,同意她回去休息,继而让她在医院里呆着。

     南宫幽冥弯下腰,先是替她掖了掖被子,方才说:“那你自己一个人在这边小心点,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嗯。我知道了。”Z冲他微微一笑。

     “若依,我们回去吧!”南宫幽冥转身拉住花若依的手往门外走去。

     花若以紧紧的跟在南宫幽冥的身后,看着他拉着自己的手,甜蜜的笑了。

     “南宫。”

     “嗯?怎么了?”南宫幽冥回头看向她。看着她脸上的羞红和嘴角带着的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反应了过来,触电似的甩开她的手,背过身去“对不起,我刚刚”

     “南宫!没有什么对不起的。”花若依看着他高大的背影,话到了嘴边,却终究没有说出来。她自嘲的笑了笑,然后走到他面前,说:“南宫,我们走吧!回去洗漱一下,然后我们去上课。”

     “嗯,走吧!”

     南宫幽冥与花若依前脚刚走,凌影洌后脚就过来了。

     “我不是说了我一个人可以的吗?”以为是南宫幽冥不放心她又回来了,结果回头看来人,有些意外,但很快恢复平常,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道:“怎么是你?”

     “怎么,我不能来么?”凌影洌挑眉,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她对面的椅子上。

     “你来干什么?”Z看着他的目光保持着一贯的高冷。

     “来看看我的对手被我打得有多惨。”凌影洌看着她,突然倾身靠近了她,嘴角带着一丝玩味,低语。

     “凌影洌,你要的我可以给你。但你答应我的,绝对要做到。否则,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拿回我的所有!”Z盯着他,目不斜视。

     “哦,我有答应过你什么么?”凌影洌回视她,似笑非笑。

     “你!”

     “看来你恢复的还是很不错的,还有精力和我吵架。嗯,既然死不了,那我就放心了。”凌影洌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起身。

     “你,什么意思?”Z隐隐觉得,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我在学校等你。”凌影洌给她一记手势,末了还留给她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大步的走出了病房。

     Z:“……”

     回到学校。三人在学校门口不期而遇。

     “站住!”

     凌影洌步子顿了顿,回头:“有什么问题吗?”

     “砰”的一声闷响。

     回答他的是一记狠狠的拳头。而凌影洌竟没有躲开,拳头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的打中了他的嘴角。